童_易

每张照片都有一个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记录青春的方式。用镜头打败时间。

是你

我吃进去又念出来的,是诗,
我吃进去又吐出来的,是食,
我吃进去又排出来的,是屎,
我吃进去又发出来的,是誓。
唯一吃进去就出不来的,是你。

清晨惊起,能继续睡去的前提

肚子里没什么气儿,
胃里面有一些食儿,
肠子里没什么屎,
心里面没什么事儿。

无题

远山,
近水,
看你,
灿如兰芷。

迷雾

天沉了,天黑了,细雨如注。
天晴了,天亮了,涨出迷雾。
我在迷雾中,看见你眼里的光,寻找方向,你说这不是来自灵魂,而是因为你还未年长。
我在迷雾中,渐渐看不到你的模样,但是闻见你的发香,你说这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我的迷恋绵长。

月光

太阳里,你是大的、彩的一道风景,
细雨落,化作小的、湿的一丝仃伶。
月光下,你是香的、软的一抹风情,
风扫过,远成虚的、硬的一团背影。

黑夜

黑夜很短,很长,
是闭眼的一瞬,
也是无尽的黑暗,
短到一辈子回头看,仿佛睡过的时间都浪费了,
长到如果不看表,就忘记了时间,永远都过不去了。

阴影

从地穴长出,蔓延,成熟,绽放七色花朵,花朵随风飞舞,发育五瓣的花蕾,丛生的花柱。

能顺水漂浮,撒种,破土,结出漆黑果实,果实永不干枯,滋生甜腻的果肉,柔软的果核。

被吞食下肚,消化,潜伏,钻进鲜活皮肉,皮肉生而不腐,天保九如的皮囊,吹弹的皮肤。

却彼此嫉妒,冲撞,屠戮,重回不灭地穴,地穴长枢不蠹,怨灵盘踞的地牢,超载的地府。

人心是无底的地穴。

框-之二

惶惑,是前方的框,犹豫,放弃,蹉跎。
失落,是远方的框,自卑,消极,猥琐。
沉默,是你我的框,怀疑,责怪,婆娑。
你我,是爱情的框,相识,相离,苟活。

框-之一

远望愁思近成山,
纵横阡陌蛰云端。
午夜梦回归来时,
伏跳出框挽巨澜。

碎屑-之二

我的大脑,由于能时常想念而变得异常发达,
我的目光,因为有了注视的对象而油光水滑,
我的双腿,找到了奔波的动力故而脚底生花,
我的双手,却变得碎屑般干枯颤抖,只因无法长抚你的头发。

碎屑-之三

我看见你,你就是我的每次呼吸,不管你是霓虹下的母鸡,还是碎屑般脱落的子宫壁。
我看不见你,你就是远处的一声叹息,不管你是如水的夜色,还是紫禁城最高处的琉璃。

碎屑-之一

你出现,一声响雷,在我的心坎炸出一个缺口,
里面蓬勃出绚烂的宝石,宝石璎珞,善睐明眸。
你离开,一阵长风,使我的胸腔表面生疮腐朽,
肋骨不再茁壮长成夏娃,化作碎屑,剔透依旧。

他们说

他们说,别提及你的过去,让我感到恐惧,

他们说,别愤怒你的寂寥,有吃喝没烦恼,

他们说,别再谈你的理想,吓他妈我一跳。

还有,别放下你的翅膀,我们都淋湿了!

尘埃

野风飞舞,尘埃经过,不染,
百水曳行,尘埃经过,沉淀,
壁立千仞,尘埃经过,已卵,
明眸一对,尘埃经过,睁不开眼。

已阅

他在大会的瞬间看了一页书,
于是,他的眼光如水。

他在拉屎的瞬间看了一页书,
于是,他的脚底生花。

他在午休的瞬间看了一页书,
于是,他的下体柔软。

他用冬眠的时间看了一夜书,
从此,他拂纸成金。

《夜》

《摄》

《军》

《静》

《食》

《拼》

《片》

《深》

山谷民谣

《剁》——也是一个让人犹新的路边摊,老板走心,不多废话,隔周再来,也记得住你夹馍的习惯,剁肉的案板愣是劈出了凹陷。“换过,新案板吧,没有这个凹儿,用着不趁手,就又换回来了。”

《炒》——这是一家人的路边摊,冬天老两口,夏天小两口,经营炒饭、炒面、炒饼和炒河粉,小份7块,大份8块,某度和某了么出现以前,我们经常靠它过活。老板微胖,有个肚子,颠勺麻利,汗流浃背,分分钟出锅。我说“我给您照个相吧”,老板腼腆一笑“嘿,高级相机,我都不会炒了”。我们的身边就是这样,奋斗着一个又一个看似不起眼却每每想起都会心暖的“小人物”。

拍出了一张安静的“老照片”

《拍》——这里没有惊涛的拍岸骇浪,也能就着海风喝一壶。

《凝望》

《色》——因为色彩,所以绚烂,让我把这四季的花呀,都烧个干净吧

© 童_易 | Powered by LOFTER